yīyíyǐyì朵花

还没想好叫什么

chapter1


“张欢,你有本事…呜呜呜…你有本事走了就不要回来了…呜呜呜…你这个混蛋!大混蛋!大骗子!”张溢蹲在地上,使劲地哭着,面前…是一只乌龟。它一动不动,你以为它死了,其实它没有,你以为它活着,谁知道呢。

张溢拨了拨乌龟的腿,它不动。张溢又碰了碰它的绿不拉叽的脑袋,它慢悠悠地缩进龟壳里头去,仿佛习惯了张溢的爱抚,或者说,无理取闹。张溢忽然不哭了,“你总是这样,死张欢。”她又把它翻过来,看它猛地把腿全部缩进去,哈哈大笑。

有的人哭了,其实是在笑,有的人笑着,其实流泪了。

室友见张溢不哭了,倒了杯水,递给她:“你儿子张欢迟早啊会被你弄死的”

张溢翻了个白眼“张欢不是我儿子,是我的宝贝!”她把乌龟翻回来,喂它吃了点肉。“弄死张欢啊,我可舍不得。”

“是吗,”室友看起来很冷漠“是张欢有耐心,要我啊,早就离开你了。哦不对,我才不会和你这样的姑娘谈恋爱呢。”

“哈哈,我知道我不好”张溢想站起来,却没动静“哎哟哎哟,哭了一个小时,腿都麻了,哎呀都站不起来了…”

室友忙扶她起来,嗔怪道:“你这么爱哭,自己数数,自从和张欢在一起,你哭过多少次了?”

“不超过五十次。”张溢慢慢坐下,伸出十指比划。“哎呀,我知道你心疼我。”张溢脸上满是撒娇,眼神都泛光。

“鬼才心疼你,”室友坐下拿起书“你对你男人撒娇去,对我啊,没大用。”

“亲爱的,那个追了你几百里都快赶上红军长征的那个男的,叫什么来着?哦,就是那个康洋,你还没感动啊?”张溢八卦的时候,脸上都是贱贱的笑容。

室友转过身,凳子嘎吱作响:“我不忍心直接拒绝他,暗示他好多次了,他还是不懂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张溢拿出两颗糖,递给她一颗:“男人这种生物啊,是看不懂任何暗示的,除了性暗示。”张溢吮吸着糖果,像小孩子一样表情很满足。

“嗯,明天就说去。”

“其实,你也喜欢他吧?”张溢露出邪恶的笑容。

“哪有。”

“又或者说,你很享受被他追的过程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张溢摸了摸室友的脸:“你看,你又来了,这种冷漠的表情。”她拉住室友的手,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亲爱的,你到底,有什么心事,让我分担你的苦痛,分享你的快乐,好不好?”

室友微微一笑:“你确定?”

“嗯。”

“如果我说,我喜欢你,你会怎么想?”

张溢开心地笑了:“哈哈,亲爱的,我这么可爱,你能不喜欢我嘛!”

“我是说,爱人之间的那种喜欢。”


张溢放开室友的手,表情僵硬。

有什么碎了的声音,清脆,响亮,不知是张溢的心,还是室友的。


室友好像很满意她的表情似的,笑道:“你看,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接受…”

“不不不,亲爱的,额,我没有歧视讨厌或任何负面的情绪,我只是…需要一点点时间咀嚼一下。”张溢口舌不清地解释,好像也没什么用。


张溢睁大眼睛,想说话,微启的嘴却没声音。

“笨蛋,其实我藏在心里的东西远比这个沉重,随别人怎么说,矫情也好,公主病也罢,它是我的痛苦与享受,我不渴望谁了解,只希望无人打扰。”室友看着窗外,眼神淡然。

“我是…真的还没准备好你…那个的消息”张溢低着头,想做错事的小孩。

张溢慢慢抬起头,微张双唇:“亲爱的,对不起,我刚才…反应太大了…”

室友就那样微笑的看着她,什么也不说。

张溢又低下头,她没勇气看她亲爱的室友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她又抬起头看着室友的眼睛,缓缓说:“不管,你是怎样的,我都永远爱你、陪在你身边。”

张溢笑着说:“不过,只是朋友的爱哦。”

“嗯,谢谢你。”

张溢摸着肚子撒娇的说:“好饿啊,我们吃饭去。”

张溢牵着室友的手,走了几步,停了下来:“亲爱的,以后,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要告诉我,好不好?”

张溢眼睛里闪着光,室友心里刺刺的。

上帝说要有光,于是便有了光。万物都欢喜,除了,吸血鬼。

“好”


我的手机

我的手机很有个性。

两个人在一起久了,总会沾染彼此的小习惯,我愿意和你一起喝西北风,看阳光洒在树梢,看人群忙碌得相似表情却各异。我喜欢像你饭后吃棒棒糖,慢慢吮吸它的甜味,开心地微笑露出大白牙。

虽然饭后吃糖容易得糖尿病。

手机也是这样,它悄悄摸清你的喜好丑恶,用输入法记住你心上人的名字,硬邦邦的死机,在你难过的时候。它和你融化在被窝,在每一个有人却像没人的夜晚,在每一个想哭想笑美梦噩梦的清晨。

我们像好朋友,却不是朋友。

我的手机对我很好,它用行动告诉我,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尽量专注,三心二意总是不好的,正如心猿意马,正如新欢旧爱。每当我点开歌单,打算开始边享受音乐边往其他软件写点什么,或者刷刷微博刷刷社交软件时,它放完一首歌之后,就会停止歌唱。怎么劝说它都没用。它不是突然嘶哑了,只是音乐是放松是软趴趴,不用心怎能感受到它的美呢。我感谢我的手机,逼我用心听歌,而不只是用耳朵。

耳根子太软,心中所想就会像墙头草,即使无风来吹,亦绵绵倒塌。

我的手机对我很好,当我关机之时,闹钟即不会响起。它太贴心,不忍吵醒沉睡中的我,也不管醒来后的事有多重要,以致八点的课八点半才醒。

我的手机对我很好,它没有前置摄像头。愚蠢的人类啊,难道不知道自拍是病么,它肯定这样想。自己镜头下的不是自己,别人镜头下的才是。

见面才欢,照片隔山。

我的手机对我很好,它内存很小,装不下几个软件。游戏玩多无益,社交沟通总隐瞒手机后头的人的表情。还是多出去走走吧,看看青春大地,见见远方朋友。

如果朋友就在身边,我宁愿你把我遗忘。它肯定这样想。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呢。

我的手机对我很好,无聊时有它陪伴,流泪时它爱唱歌,思念时它让家人和朋友的声音触摸我,即使忘了它,它也会说只要你开心就好啊。

手机啊手机啊,跟着我,你是不是很孤单呢。我是那么无趣的一个人,没那么多话题,爱胡思乱想,总发脾气就把你往床上甩,总是孤单,孤单就流泪,像个小孩。你本来可以遇到更好的主人。

但我知道,你才是最好的那个啊。如果你能说话,你肯定会这样说吧。

我感谢你的陪伴,我不想只有你的陪伴。


去年今日

停靠了好几次的火车站台,手机里循环了不知多少遍的歌单,九点明明已经昏昏欲睡,此时,十一点,却求不来周公。今天洗的头发还是很柔顺,脸却已经油腻腻很不柔顺。忽然想起来的电视里的女主,很笨,做什么都不伶俐。太爱吃,所以朋友吃肉从来不叫她;太笨,被所有人嫌弃,连她的学生都忘了要去尊敬她;太失败,向老爸借钱都只会被嘲笑,不给钱。她经常哭诉呀,哎哟,我的人生哟,我这苦难的人生哦。看到她,忽然笑了笑自己。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,这是事实;身边的人很聪明,但我脑袋瓜子很愚笨这也是事实;想要的很多却害怕努力也是事实。哎哟,我这苦难的人生哦。


泡泡小姐

泡泡小姐在又一次迟到被扣了五十块之后,内心很是愤愤忿忿。要不是今早闹钟早响了一个小时,这五十块三天后已经在兜里蹦蹦跳跳了。闹钟怎么会提前大喊大叫呢,泡泡小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“操他大爷的,难道我失忆了?”

泡泡小姐自言自语,这个门卫还是像饿狼一样看着我啊,办公桌装扮极其二次元的小丫又在偷偷补妆,阿奔偷吃着我的牛肉干还在笑。

明明什么都记得,失个哪门子的忆,破韩剧,以后再也不看了。泡泡小姐苦笑,不过,要是真的失忆就好了。烦恼难过什么的都去死吧。

“死阿奔,我一棍子敲死你!总偷吃我的牛肉干,我他妈……”泡泡小姐用包包使劲敲着阿奔的脖子。

“哎呀别打了,脖子都要断了,”阿奔躲开时又伸手抓了一把牛肉干,“吃一点又不会死,况且你又不吃。”

你见过这么偷吃东西还理直气壮的人么?反正我是没见过。

泡泡小姐觉得好笑,“哈,我不吃我就不吃,我就爱收着怎么滴,老娘…”

“哎——你又来了,”阿奔打断她,“不是说再也不用老娘这个词了么。”

好像是哦,我自己发的誓,还叫阿奔和小丫监督来着。泡泡小姐忽然觉得难过,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破口头禅都戒不掉,怎么可能成大事呢。老爸以前经常这样教训我的,我可忘得真快。泡泡小姐想着想着觉得自己真傻。

“你爱吃就都拿去吃了吧”泡泡小姐赌气地把一大包牛肉干递给阿奔,然后放下包包,坐下准备工作,其实也无心工作,被克扣的五十块还在心头荡漾,况且……

“泡泡,你别这样,”小丫把牛肉干从阿奔那抢回来,放到泡泡小姐的柜子里“阿奔、我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啊。”

“哈哈,阿丫,我哪有那么脆弱,”泡泡小姐把牛肉干又拿出来“傻子才靠一包牛肉干怀念一个人呢。”

阿丫抱着牛肉干说:“你真这么想就好啦。”

泡泡小姐低声道:“还有一个月就过期啦,快拿去给阿奔吃了吧”然后忍不住笑了笑。

小丫也看了看阿奔,笑得格格作响。


终于想起来闹钟的问题了,泡泡小姐想。自己那天下班回家就把闹钟提前了一个小时,就是想能提高做事效率,早做完早安心。结果第二天本来是七点的闹钟,泡泡小姐把它设置成五点钟,再加上提前的一个小时,应该会七点响吧。结果闹钟响的时候,天还没亮,泡泡小姐想着再睡一会儿,谁知睡了两个小时。

我擦,我的数学也太他妈操蛋了。泡泡小姐终于领悟到其实是自己的智商满世界嬉戏摸不着边的时候,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以示悔改。

那么泡泡小姐怎么会突发奇想把闹钟提前一个小时来努力工作呢,她平常可没那么勤奋的。

大概是因为那个的士司机吧,那个长得很像她爸爸的人。


泡泡小姐那晚打的回家,一上车,简直,惊呆了。

他可真像我爸爸,泡泡小姐心里很欢喜。

也许是世界太大,就有了两个很相似的人。但很多时候,是因为太想念,所以看谁都是他,哪儿都是他。

“师傅,去三清公寓。”泡泡小姐的声音由于开心而变得清脆。

“好咧……”他拖长的尾音像是古时候客栈里头的小二。

泡泡小姐一路上忍不住和他说了很多话,大多耿直而且粗话连番上演,的士司机一直哈哈大笑“哈哈哈哈,小姑娘,你可别说了,我再笑下去啊这车咱俩可都不安全啦。”

“师傅…呃,叔叔,我给你两百块,带我逛逛花港吧。”泡泡小姐其实只有两三分钟就到家了,可是她真的很想和这个司机多说说话,于是,顺便走走游游这个城市好了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,车里满是两个人的欢笑声。说相声似的,段子包袱频出。奇怪,明明不是天津人,今儿说的话怎么都那么都逗呢,泡泡小姐自己都敬佩起自己来。

他哈哈大笑的样子真的也跟我爸一模一样。泡泡小姐也觉得开心,好像爸爸就在身边。

“小姑娘,说起这人生经历啊,你肯定赶不上我,所以看得多了也就知道的多了,所以啊,我把自己的钟提前了半个小时,为的就是能告诫自己,人生短暂,想做的能做的赶紧做,不拖沓。”司机醉了似的,说很多话,和很多人生道理。

但道理谁不懂呢,可就是放到自己身上就怎么也做不到。

但泡泡小姐觉得她这话在理,决定回家就把自己的许久没用的钟提前一个小时。

“小姑娘,到你家啦。”

泡泡小姐递给他二百五十块钱,虽然这钱看起来不大吉利。司机只拿了五十块,笑着说“小姑娘啊,我觉着跟你投缘,今儿个我请你看花港!”

“哎,那可不行,叔叔你的油费都不止吧”泡泡小姐急了,把钱又塞过去。

“哎哟,你这小姑娘怎么说不通呢,我自己的车我还不知道嘛,五十块,就五十块啦!”司机倔起来“你快下车回家吧!”

泡泡小姐推脱不过,下了车。司机要走之时,泡泡小姐忽然想起来要说什么,就大喊道“叔叔,留个电话吧!”

“哈哈,你搭讪我这老头子呢,花港这么小,有缘再见吧!”司机又哈哈大笑,一溜烟,走了。


泡泡小姐其实不叫这个名字,小名是父亲小时候给起的,因为三岁的时候,她的嘴边长了一颗很大的泡泡,爸爸就这样嘲笑她。哪有这样的爹啊。


父亲突然就离开了,泡泡小姐很黯然。人总是要死的,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,她一直以为爸爸能长命百岁,然后亲手将她的手交给另一个他,然后给她带孙子,笑呵呵的给他买零食。

生离死别这种东西总归让人难过,泡泡小姐已经难过了一年了,还是没能走出来。虽然每天在办公室和他们嬉笑怒骂,不雅地说脏话。但是好像每一个开心的小时里,总有一秒在思念,在神伤。向前走或许会有更广阔的天地,可泡泡小姐很愿意停在原地。说不定爸爸待会儿就跑回来骂我,不许我说老娘这个词呢。泡泡小姐总是这样想。


泡泡小姐希望自己能再遇到那个司机,可是花港明明那么小,却怎么也看不见。或许真的没缘分吧。


泡泡小姐很开心,新来的同事长得很帅,不张扬的那种。“嘿,”泡泡小姐把他逼到墙角,壁咚,“我觉得,你长得好像我下一个男朋友哦”

他有点不知所措,低头看着泡泡小姐,只能低头,因为即使她穿了高跟鞋,也真的,不高。

“长了一张大众脸,怪我咯”。

泡泡小姐被他逗笑了“哎,我这个姿势是不是很帅啊?”泡泡小姐挑了挑眉毛“你以后要是看上我了,换你用这种姿势向我告白咯”。

他在想这个女孩子真奇怪,随随便便就告白,随随便便就把自己交付给别人。


可是两个月之后,泡泡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被壁咚了。

“泡泡,”他在耳边轻轻喊她的名字“做我女朋友吧”。

被一个高大的男生壁咚,泡泡小姐已经沉醉了,他又在耳边呢喃,泡泡小姐眼神朦胧,好像被黑洞吸引,无法抽离。

“唉,我可真没魅力,”泡泡小姐玩弄着自己的头发“花了两个月才让你看到我的可爱之处,没劲。”

“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走了…”他把手拿开欲走。

泡泡小姐连忙拉住他“哎——你这人,真是,不知道女生说不要就是要啊”泡泡小姐羞涩的笑着,嗯,我谈恋爱啦。


泡泡小姐终于还是向前走了,父亲没忘,还在心里,可人生苦短,不能总活在阴影里呀,外面阳光甚好。


“你们两个人上班时间在干嘛?各扣五十块块!”


关于昨晚

昨晚睡得很晚。

舍友看动漫笑的很开心,很小的外放声音,很努力抑制自己的笑声。可我还是能听到,我还是翻睡不着,眼睛已经再怎么用力也睁不开了,想翻个身都好像软塌塌无法动弹,就是这样还是睡不着。


失眠果然很恐怖。不管你着急烦躁想着这么晚了怎么还他妈的睡不着啊,还是心平气和地安慰自己没事很快就会睡着了,抑或什么都不想,只是安安静静地躺着,以最舒服的姿势,头放在最合适高度的枕头上,还是会,睡不着。


有人说,当你失眠,你就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梦中。我就笑了,谁他妈大半夜梦我我跟谁急。

而且,谁他妈会梦我啊。

然后,直到她关了电脑,一切处于寂静,我才终于睡去。


神经好脆弱,这不是当年的我。

多吵也能安然入睡,有时候发出小小的呼噜声打扰别人睡觉。睡着了就雷打不醒,除非到了我的生物钟该起床的时刻。有时候半夜忽然醒来,即使睁眼所见都是黑暗,即使牛鬼蛇神好像飘来荡去,不过十秒,我又沉沉睡去。

人是会变,这我也知道,只是我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——竟然神经脆弱到失眠!

我变了,真不爱这样的自己。


大概是因为睡前做的那五十个仰卧起坐和九个俯卧撑吧,做得我面红耳赤精神亢奋。

明天起不做了,我发四。